欢迎光临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etway必威产品 >
巴斯钢铁唯善饭:美国舰艇建造用情怀领先中国十五年_高清图集_新
发表于:2019-02-12 14:13 分享至:

  最近,某军事专家的团队发表了一篇名为《电磁炮上舰成为热点,听XX给你说说这事儿》的文章,文章基本内容来自于这位军事专家的跨年演讲,内容上虽无甚新意,基本都可以“XX一下,你就知道”,但也大致说不上错。然而以其“大致不错”的基本内容却最终推导出了“中国海军的舰艇建造落后美国10到15年以上”的荒谬结论,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那么本期《出鞘》我们就来仔细的聊聊舰艇设计建造的那些事。

  首先必须明确的一点是,在武器的发展中,无视不同实体间发展思路、发展模式、发展速度的不同,强行“钦定”一方领先另一方多少年、落后另一方多少年,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即使严格按照既发事实的“时间轴”来事后评价,尚难免以偏概全,更遑论对未然事件的“章口就莱”。举例而言,日本人18英寸级别的海军火炮在上世纪40年代就已经上舰服役,而美国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一款上舰服役的18英寸级别海军火炮,但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日本已经领先了美国80年,并且还将领先美国800年。

  关于如何正确的评价舰艇设计、建造能力之间的优劣,我们不能仅仅着眼于其在某一子系统上的差别(何况子系统还没啥差别)。而是要着眼于两者的作品是否能够适应自身的需求。在各自能适应自身需求的大前提下,我们才可以去对两个“需求”之间的差异进行对比。比如:朱姆沃尔特级因为型号自身的缺陷,已经被美国海军除籍,至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这是美国海军数百年来最失败的一型主战舰艇。而连自身的需求都无法满足的失败舰艇是没有资格同不失败的舰艇进行比较的——哪怕对手是印度的维沙卡帕特南级。

  相信大部分军迷都能够认同朱姆沃尔特级是一个失败的型号这一事实,毕竟国内网络上随手一翻就能找到其“斑斑劣迹”。但对于这一型号为何失败,可能这其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认识。至于其失败背后暴露出的美国军工系统的问题,更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话题。然而不弄清楚这些问题,我们就无从对中美两国的舰艇设计、建造能力进行比较。

  朱姆沃尔特级的最大问题在于其动力系统。而其动力系统的最大缺陷,在于其神奇的散热设计:朱姆沃尔特级动力系统散热主要分为30个互不备份且直接连通海水的热交换器,为16个继电器、12个电机和2根主轴进行散热。由于直接连通海水,这些热交换器的故障率相当高,同时因为30个热交换器互不备份,一旦热交换器宕机,其负责的子系统也将随之瘫痪。

  对于电机和继电器来说,由于其是相互备份的,所以即使部分热交换器宕机也不会对整个系统造成毁灭性的影响。但对于主轴来说,问题就不止这么简单了:为两根主轴独立散热的两个热交换器共用一个滑油油箱,一旦其中一个热交换器发生故障引发海水向油箱倒灌,两个热交换器将同时丧失工作能力,由此引发的警报将自动切断全舰的动力输出——这也是朱姆沃尔特级三番五次丧失动力的罪魁祸首。

  通常而言,一般的船舶在设计散热系统时,会采用热交换器本身独立但相互备份的模式,这可以保证一台热交换机的故障不会“传染”给另一台,也保证了一台热交换机故障的时候其他热交换器能够继续为整个系统散热而不至于使系统整个瘫痪。但是巴斯钢铁的设计却故意反其道而行之,搞笑程度简直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收了俄国人的钱。

  当然,光巴斯钢铁一家收俄国人的钱也显然不够,毕竟巴斯钢铁上面还有负责项目整体的美国海军海洋系统司令部“兜底”。但从现实情况来看,海系司显然没有发挥任何建设性作用来阻止这场悲剧的产生:为了使自己设计的散热系统顺利通过验收,巴斯钢铁公司刻意在陆地试验中将整个系统固定在了混凝土底座上,而非进行焊接浮箱试验——这在很大程度上屏蔽了系统震动对其可靠性造成的影响。但对于这种荒谬的舞弊,负责监管的海系司居然一言不发。

  更加可怕的是,朱姆沃尔特级的悲剧并非个案——实际上美国军工体系的腐朽已经将癌症扩散到了美国海军项目的各个角落,当年与朱姆沃尔特级一样备受期待的濒海战斗舰同样是美国军工系统问题的重灾区:美国独立级濒海战斗舰为了达到50节的需求航速,除了采用双体舰型以外,还“突破性”的应用了全铝合金舰体减重——这种奇葩设计直接导致独立级在航行过程中会遇到极其严重的电化学腐蚀和应力腐蚀。

  同样的问题也曾经出现在我国022型导弹艇上——这也是022在不使用的时候会被捞到岸上来的根本原因。但022型毕竟是有一定试验意义的小艇,本身也属于一种消耗品,犯这样的错误也情有可原。而作为美国21世纪海军战略实践的急先锋,直接在昂贵的濒海战斗舰上使用这种设计却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何况其还有022这个“前车之鉴”。

  为了避免与其他金属在海水、海风中形成“原电池”,独立级必须使用特制的聚乙烯缆绳系泊、在操作过程中也要尽力避免任何金属零件直接接触到舰体。这不仅降低了舰艇的可靠性,也提高了其维护和使用成本。此外,由于铝合金严重的应力腐蚀,虽然独立级设计航速高达50节,但实际上美国人几乎不会让其速度突破35节,否则独立级的船壳就有可能被“压穿”漏水。因此, 知晓此事的美国媒体甚至都丝毫不客气地报道说独立级是一型“正在消失(物理意义上)的船”。

  种种这些屡见不鲜的例子,无一例外的指向了美国军工系统舰艇设计能力的低下——抛去“军舰”这个属性不谈,朱姆沃尔特级也好、独立级也罢压根就不是一型成功的“船”。造成这种结果的更深层次的问题,主要是美国军工体系的用人机制——美国军工系统要求其从业者祖孙三代都是美国人,并且最好还参过军。而美国社会的现实情况是,拥有这些条件的美国人压根不屑于学“没有什么钱途”的理工科——目前美国本土白人的理工科学士仅占总数的5%~15%。这意味着只要你“出身好”,不管你学成什么鬼样,你都能混进美国军工系统。因为不录取你的话,他们根本无人可用。

  说完了“系统实现”的问题,我们再转过头来看看舰艇这一“产品”的顶层设计,也就是美国海军、美国议会出钱采购一型舰艇究竟想要赋予其什么样的任务。在此之前我们曾多次指出美国在之前近30年的时间里进行的,一场名为“由海向陆”的战略转型在根本上是行不通的。不过之前由主题所限,我们并未就这一问题展开来谈。这里我们不妨说说这一战略思维究竟错在哪。

  所谓“由海向陆”的最初探索源于1992年9月美国海军部刊发的海军战略白皮书《从海上:为21世纪的海军事务做准备》,相信对历史时间点比较敏感的读者已经猜到了美国这一战略调整背后的深意——苏联亡了,国际形势变化了,美国军队作战思想也要随之变化。说的更加直白一点——现在红海军已经不存在了,那么美国人斥巨资打造的,用来对抗苏联人的庞大舰队还有什么作用呢?在美国这样一个军种间利益斗争极为严重的国家,不能解决好这一问题,甚至有可能对军种本身的存在构成威胁。

  美国海军对这一问题给出的答案是:美国海军在海上虽然已经找不到对手了,但仍然可以在全球焦点地区的关键性事务中发挥重要影响,并以此来将世界塑造成美国人希望的样子。虽然美国人并未指出这一思想的源泉,但我们基本可以肯定他们此时已经成为了与马汉同时期的另一位海军理论大师——英国人朱利安·科贝特的信徒。后者曾写道:由于人类生活在陆地而非海洋,因此国家间的重大战争通常通过以下两种因素决定:你的陆军能否占领敌方领土并击败敌方军队;敌人对你的舰队帮助陆军实现这一目标的恐惧程度。

  如果从苏联解体后的世界格局来看,这种转型无可厚非,同时也不需要对美国现有的舰队进行大规模的“换血”。毕竟一支能够用来制海的海军,已经完全足以应付“帮助陆军”的任务需求。但美利坚乡巴佬在击败苏联后无限膨胀的自信心和优越感并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一支制海型海军的对地攻击效费比要远远低于一支陆军海战队,那么在“我美利坚天下无敌”的今天,陆军海战队式的海军无疑是更具吸引力的。从风险管控的角度上来看,将制海海军转变为陆军海战队并不具有任何可行性——前者可以适用于制海、对地两种任务,即使世界格局再度变化,其它海洋强权崛起,制海型海军依旧有极强的适应性来应对新的威胁;而后者并没有应对这种风险的能力。不过刚刚战胜了苏联的美国人显然不愿接受这一假设,他们毅然决然的走上了陆军海战队的道路。

  后来成为朱姆沃尔特级的DDG-1000型驱逐舰项目也正是在这一兵种转型的背景下诞生的。整个DDG-1000项目基本可以概括为,围绕两门AGS火炮展开的,采用了新舰体的,现代化的提康德罗加级。但由于美国人糟糕的设计能力和系统整合能力(至今仍设计不出一款合格的、真正适合搭载宙斯盾的驱逐舰舰体正是这一问题的直接体现),这一项目又被一再阉割,最终从“有强大对地能力的传统驱逐领舰”退变成为了现代版的“劣质嘘嘘巡洋舰”。

  由于传统炮弹射程受限,无法对陆地纵深目标进行打击(这也是衣阿华级最终全面退役的根本原因),朱姆沃尔特级在设计之初就要求AGS火炮必须要搭配特制的远程对地攻击弹(LRLAP)使用(这导致了AGS火炮无法兼容陆军的155毫米炮弹)。在2004年,美国人估计这种增程制导炮弹的单位造价约为3.5万美元,而到了2015年美国海军下单时,这型炮弹的造价疯涨到了近50万美元。这迫使美国人改变了采购策略,从预计的2.4万枚下降到了首批150枚,后续视情况再谈。而这一采购策略的变动又导致炮弹的采购单价继续疯涨到了约100万美元(大概是战斧导弹的60%)。最终2016年LRLAP项目宣布下马。AGS火炮系统与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也直接成为了鸡肋(毕竟3艘舰6门炮只有150枚炮弹)。所谓陆军海战队在对地攻击时的效费比也成为了笑线

  也正是在“由海向陆”这荒唐的20年,世界局势再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逆势崛起、俄罗斯的稳步复兴、欧洲整体意识的再度觉醒无一不在冲击着美国人认为其理所当然能够享受的海权优势。20年前,美国人做着千秋大梦大刀阔斧的对其舰队进行了转型;而20年后的今天美国人发现他们的舰队无论是在中国沿海还是在俄罗斯沿海都没有立足之地,更遑论以舰队对陆地目标进行打击。不仅如此,叙利亚战争的进程亦雄辩的说明了:俄罗斯这样占据世界岛中心地带的国家对世界岛的干涉能力远优于孤悬海外的美国。“由海向陆”战略从一开始就是有严重问题的,这也是2018年开年,美国海军部的新白皮书再度强调“回归制海”的根本原因。

  综上所述,不管是在对需求的完成能力上,还是在对需求的顶层设计上,美国人即使相较30年前的自己尚有不足,领先今天的中国多少多少年更是白日做梦。所以这里我们也希望这些论调的始作俑者自省一下:中国海军的战略规划是否像美国一样刚刚在错误的道路上“悬崖勒马”?中国的军工部门是否像美国一样无力为海军的需求提供优质的舰艇?而不是毫无根据地通过主观臆断和“贬低中国就是清醒、客观”的“政治正确”胡言乱语。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